日本缺乏從反省中產生值得誇耀的事物

後藤:去年我們有一趟德國行,其中有一天是自由行程,我們去了符茲堡,做了一趟環境政策的見學。

奈良:啊啊!在德國的南部吧!

後藤:我們也參觀了修道院。那裡的食材全部是自己養、自己宰,也用收集剩下的麥桿和牛糞,發酵後作為生質能源發電,所有電力自給自足,多餘的則是銷售作為收入。生質能源所產生的渣漬則作為肥料再循環使用。街道上也有很多太陽能發電板,一般的家庭也能賣電賺錢。他們有使用這種發電時可提供稅金諮詢的顧問,公園正中間也有風車,總之是非常進步。

 

――所以說德國很優秀但日本卻很糟糕吧!

 

奈良:不,100%並非如此。例如,梅克爾總理決定廢核的時候,雖然組織了倫理委員會,但其中並沒有科學家參與。完全從道德上怎麼看,把經濟上的、科學上的檢討全部抽離,只用一般人的思考方式來決定。在日本的話,不可能這樣吧?

後藤:德國是以道德為優先啊!

奈良:但過去可不是這樣,我想這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因為屠殺猶太人而造成的。如果去德國的國會大廈,可以看到走廊上裝飾著猶太作家的作品。那是以大屠殺為主題的現代藝術。例如一整排陳列的死者黑白照片,他們從被害者的角度來敘述戰爭的悲慘,展示非常了不起的作品,是為了提醒大家千萬不要忘記那段歷史吧!看了那些作品,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無力。

 

――變得很消沉?

奈良:對,因為我是日本人,無法不喜歡日本,但是在日本我們卻沒有任何像那種可以覺得驕傲的作品。其他日本的美,例如桂離宮,有很多像那種值得誇耀的文物,但那不是經過焠鍊的,因為缺乏那種從反省中產生而值得誇耀的東西,讓我覺得非常氣憤又失落。

即使不親切的人也可以裝作親切

 

奈良:另外,德國沒有寵物店。想要養狗或養貓就去衛生所領養。他們絕對不撲殺動物。這應該也是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經驗。我的德國朋友曾說:「這是我們對於過去把弱者逼到絕境、用毒氣殺了他們的反省。」當時,弱者不只是猶太人,還包括智能障礙者、同性戀者等,全部都被送到收容所殺死。所有行為只是為了留下好的基因這個名目。

後藤:前些日子,我為了寫東西做了一點研究,日本在2007年時約有20萬隻貓、10萬隻狗。如果追溯到昭和末年(1980年代),好像撲殺了100萬隻狗。

奈良:在北歐,據說被視為文明國家的標準在於是否會像這樣殺害動物。

――歐洲是因為宗教上的倫理觀對國民性產生了影響吧?

奈良:不確定哪!我在發生波斯灣戰爭(1991年)時,在德國和你有同樣的感覺。年輕人會去參加反戰示威,那才是龐克精神吧!但他們應該是假日不會上教堂的人。從大的觀點來看,不上教堂的人還比較會去思考關於和平、鄰國的人發生了什麼事。這點很不可思議。

後藤: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德國啊!

奈良:對啊!不過德國是親切的人真的很親切。但在日本,實際上不親切的人也可以裝的很親切吧?例如到了漢堡店就會聽到「歡迎光臨」這種話,我覺得是教育上的差異,相反的在德國,什麼人是好人,什麼人不是,馬上就可以感覺得出來。

後藤:在日本,和假裝親切的都會不同,到了鄉下,很多人家甚至都不鎖門的吧!或者有那種喊聲「喂」,就拿著生魚片之類的食物擅自走進家裡。

奈良:在沖繩的離島好像有種標誌,把木頭稍微立在玄關的柱子旁邊表示「有人在家」,如果全部都立起來表示「沒人在家」。這可能是小偷會試試看的機會,但因為是小村落,大家都不在乎。

後藤:當然不是對所有人都welcome,不認識的人一進入,大家都會警戒起來,也有排他性吧!

奈良:不過,如果有好感,馬上就會變成好朋友了呢!金田一先生的故事也是,他一開始被一臉大鬍子的愛奴男子犀利地盯著看,雖然覺得很可怕,最後終於想起來,用「what」等單字不斷提問之後,好像就變成了好朋友。後來愛奴人好像不分日夜都到他住的地方,告訴他很多傳統文化。

 

(未完)

來源:The FUTURE TIMES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