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同時具備探究心與感性

 

奈良:因為這樣去研究關於偏鄉和人口稀少地區之後,接著就會探究到原住民族的領域,現在我個人花很多心力學習愛奴文化。

後藤:我也是從幾年前開始,和MAREWREW(※2)、OKI(※3)共同組的團體一起進行現場表演喔!

(※2MAREWREW是愛奴語「蝴蝶」的意思,這是四個女子組成的歌唱團體。她們的活動是以再生與傳承愛奴的傳統歌謠「upopo」為主旨。以各種聲部的輪唱,在舞台帶來天然夢幻感的表演者。

 (※3OKI是樺太(庫頁島)愛奴的傳統樂器五弦琴的演奏者,同時也擔任音樂製作人,將MAREWREW等團體帶向世界。他率領OKI DUB AINU BAND在世界各地進行巡迴表演。Twitter ID @okikano

 

奈良:OKI的推特很不錯吧!他的想法和美國原住民很像,愛奴與美國原住民都是因為政府的政策而被隔離、被剝奪文化以達到同化的目的。但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政府自我感覺良好地將他們住的地方設置了保護區,好像表示「因為我們把你們保護在裡面了,請繼續你們的傳統文化」。明治時代過去被視為「土人」,還設立了「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4),表示給你們土地了,所以請定居於此。但是愛奴人並沒有定居的感覺,土地本來就是大家的,隨著季節過著遷徙的生活,卻被惡質的日本人所騙,賣掉了土地。

(※4)1899年施行。當時的日本政府名為保護愛奴民族,實則是為了進行同化政策而施行的法令。這項法令在1997年施行「關於愛奴文化的振興及愛奴的傳統相關知識之普及化與啟發的相關法律」(愛奴文化振興法、愛奴新法)之後隨之廢止。

後藤:真的很過分啊!

奈良:舊土人保護法終於在1997年廢止,80年代前總理中曾根斷言日本是單一民族國家,因此引起重新省視,世界上也承認了少數民族的權利。我還聽說為了下一屆的東京奧運,要在北海道為少數民族成立文化中心。

――對愛奴文化的關心也和奈良先生的作品有關嗎?

奈良:要說直接表現在作品上的話,目前是沒有的。同時具備這種探究心或感性,應該會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在作品上吧!旅行時的印象也不會馬上反應出來,不過會在大概半年後才會突然「砰」地透過當時的感覺,產生出靈感。大家也會有這種情況吧?

後藤:我知道。到海外旅行的時候,也不是想要為那唱什麼歌,但旋律就會自然產生,歌詞也是。

奈良:當時的日本政府告訴國民,沒有文字的愛奴是民智未開、野蠻、落後的劣等民族。事實全然相反,愛奴人正因為沒有文字,所以沒有被寫入歷史。因為沒有證據留存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擁有稱為《尤卡拉》(yukar)的敘事詩,靠耳朵記得歷史、不斷傳誦下去。因為有負責這工作的人,北海道和千島群島的愛奴民族,在圍爐前邊用棒子敲打邊敘說這個國家是如何形成的種種。這樣的民族在世界上很稀有,是值得誇耀的文化。千島群島與樺太(庫頁島)的方言也不一樣,樺太的愛奴是躺著邊拍打肚子邊敘說的。金田一京助(※5)去調查的時候,好像還因為長老們突然就躺下而嚇了一跳。

(※5)出生於岩手県盛岡市因研究愛奴語而聞名的語言學者、民俗學者。是石川啄木的好友。長男金田一春彥是以編纂《明解國語辭典》和研究日本方言而廣為人知的語言學者、日本語學者。

 

EU捨棄憎恨,靠覺悟來統合

 

奈良:像這樣繼續研究下去,就會因為和東北的愛奴文化如此貼近而覺得有趣。因為這些原來都還留在生於東北的我們的生活中吧!像是一些小東西的名稱、或是因為不同信仰而改變樣貌的「小芥子」等……,雖然這是我的看法,但那些的確都還留下來。如果去學習這些事物,漸漸就會明白日本這個國家會有什麼樣的成長。去對於這些幾乎沒有存疑,即使是日本史的課程,對於一開始就是關東,北部地方幾乎不被提及也不覺得不可思議。

後藤:在我也去調查愛奴的事情之後,產生了日本究竟是如何成為現在的「日本」的疑問。剛開始因為在意起自己表演的音樂,為什麼使用將「Do Re Mi Fa So La Si Do」這種八度音12等分的音階,從這樣的疑問出發,開始讀書。在明治維新之後,對於「國家」的看法改變了,然後我們在那樣的時代之後出生。

奈良:從那之後,日本這個國家就沒有進步了吧!雖然我認為從好的意義來看,還不如回到明治維新之前,但現在真的覺得應該回去的地方不對了。畢竟在島國上,沒有和其他國家的土地國界相連而生活幾千年的人,當然也有不少從大陸那邊渡海過來的人,從歷史的結果來看,與接壤的國家的糾紛是出奇的少,因此產生了這種氣質。如果讀過戰後美國進駐時的文件,將日本和全部用協商來解決問題的西方社會相比,被記錄下來的政治程度簡直是低到不可置信。

後藤:是受到長期的封建主義的滲透了吧!畢竟有很長的歲月了。

奈良:我在德國住了12年,那時候感受到的是「國界這種東西是活動的」。即使是互相敵對者之間也會想辦法妥協、交往,否則戰爭無法結束。歐盟雖然後來也產生各種問題,但還是很順利的統合了。在擁有共同的價值觀下,捨棄了過去的憎恨,或者說,因為想要靠經濟上的價值觀一起成長,而不得不捨棄憎恨、完成協商。這個事實讓我受到很大的衝擊。即使是戰後的賠償問題,日本和德國走向不一樣的路,這點也讓我很驚訝。這次福島事故不久,原本是擁核派的梅克爾總理,她180度的大轉變也讓我驚訝不已。

――德國能做到的原因是什麼呢?

奈良:我想是車諾比事故(1986年)發生在相連的歐洲大陸的緣故吧!我從1988年開始住在德國,那時我想要吃便宜的東歐製巧克力時,周遭的人都警告我「不要吃、不要吃」。在垃圾分類等事情上,德國也是從過去就是環保先進國家了,所以廢核的行動才能推動至一般家庭吧!

 

(未完)

來源:The FUTURE TIM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