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爸爸,
今天我們用人世間傳統的形式跟你說再見。
從十月二十一日到今天,一切好像夢一樣,不同的是,這場夢醒來以後,我們姐弟三人叫爸爸,你也不會回應了。
世間一切果真如夢似幻,當我們這些天回想起關於你的點點滴滴,才恍然驚悟你是短短一個多月前開始虛弱、終日沈睡。
一個多月算是短的吧?比起我們相處的三十多年、比起你在這世上的八十二年。

從你離開的那一天,我一直在回想什麼時候跟你說過最後的話?最後說話又是說些什麼?然而我怎麼也想不起來,該不會是在我反對你買什麼泡澡機那時,跟你生氣的那一天?還是你後來在電話中跟我說你用了泡澡機精神好很多的那一天?還是後來有一次你住院回家後,我們聊起了小時候住在河堤邊二樓的房子淹水的那一天?結果我只記得的是我拿「認得幾個字」回家讀給你聽,你醒來了,你伸手跟我拿這本書去看,吃力的想要看清楚封面上的字,還問我CD說的是什麼?

爸,我現在覺得一切都是冥冥中註定的。

不然我不會星期五那一天在醫院陪你洗腎、握著你的手在病床旁發呆。那是我們兩個獨處最久的時候吧?然而那時候你已經不說話,也不醒來,可是你知道我在旁邊吧?

如果不是冥冥中註定,我們怎麼會在你離開的那一天下午突然也帶小比回家看你?

可是我原本想的不是這樣啊!我還想你再回醫院觀察,然後就會好起來,然後就可以繼續陪我們,然後我就可以繼續喊爸爸、繼續跟你說話。

現代人這麼長壽,八十二歲還不夠啊!我們才相處三十多年,我還想看你教宇洋唸書寫字啊!我不是常跟你說,你不教他念詩、讀書、寫字,就沒人會教他啊!

可你就等不及要脫離這受苦的身軀、要離開這吵嚷的人世。

曾經自詡是文藝青年,我還沒來得及問你的過去,替你跟你的老兵同袍寫一篇故事,結果都來不及了。

我不知道你幾歲來台灣的,也不知道你年輕時候想些什麼、做些什麼,也不知道你怎麼到南港跟媽媽結婚、然後離開部隊成家立業的,這些問題都跟著你歸於塵土,永遠只能藏在你的心裡吧?

我能記得你什麼呢?小時候你是嚴厲又慈愛的,不准我們看電視,怕我們近視,連在別人家也不准離電視機太近,你會毫不留情在別人面前打我們,你用皮帶抽過我們、用棍子打過我們,只有我跟弟弟脾氣和你一樣硬,就站著讓你打,而妹妹永遠是讓你追著打的。身為老大,我想我被打過最多、心裡也最不平,還怨過我是否不是你親生的小孩,所以你這樣嚴厲對我。可你也最疼我吧?我要買的書,沒有不買給我的,小學在學校被欺負的時候,你還到學校罵那個拉我頭髮的小男生「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你怎麼這樣欺負別人?」小時候我是跟著你的書法帖子認字的,不管我問什麼,你都耐著性子教我,爸爸,就算你都忘記了,我還記得很清楚。

你永遠不擔心我的功課,你永遠記得我最愛吃的東西,就算我高中離家住校,每次回家,你跟媽媽都會在家等我。我們得痲疹發燒的時候,你整夜不睡,整天熬著蘆筍汁給我們退火。我住在五樓的時候,早上都會聽到你開門、進來上香、看書寫字的聲音,你的腳步聲,我都還記得。爸,我有讓你覺得驕傲的地方吧?

可是等我結婚以後,你對我客氣起來,老是跟我說謝謝,家裡有什麼說你不聽的,媽跟弟就會打電話給我,叫我去跟你說。

可是我最後跟你說要你多吃一點、快點好起來,你都沒聽進去啊!

爸爸,你在這世上總是對人太好、太正直、又太嫉惡如仇,所以年輕時候常常罵人、生氣,可你後來改變好多,是因為去念佛、寫字的關係吧?所以你很有福報啊!最後弟弟跟媽媽那麼照顧你,大家也都說你是大好人,最後還有這麼多人來送你,一切都順利圓滿了啊。

也許因為我們常念經回向給你,所以才都察覺到,還沒滿七,你就跟著佛祖往西方極樂了。

爸,你說有話要跟我說,還沒跟我說啊!但我大概知道你要說得是什麼。

媽說你有我們也不枉這一生了,是真的嗎?我們都還虧欠你太多啊!你為我們的付出,我們還沒回報一分吧?「無父何怙」,我們三個變成沒有爸爸的孩子了,從今以後只能對著牌位上香、在心裡跟你說話了。

爸,我在心裡呼喊你,你都聽見了吧?我是愛哭鬼,其實我很捨不得你走,可我不要你罣礙,你要成佛成仙去,知道嗎?知道嗎?

 

 

爸爸,

這是張大春老師改的輓聯,

成德以善,早駐慈顏留永憶

有思而哀,難將菽水報深恩

今天你也看到了我寫的字吧?我用你的筆、你的墨,想著你以前替花店寫輓聯的樣子,懸筆寫下的,寫的不好,可是誰叫你這麼突然離開,讓我連練字的時間都沒有啊!

可我還是想讓你知道我原來寫的,你知道,那是我的能力與心意,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一點事情而已。

行善成德,慈顏猶在福惠浩瀚無垠

立身有方,哀哀難離恩勤昊天罔極

我知道,不管怎樣,你一定會說「好、好」,因為我是你最寶貝的孩子吧!

爸爸,謝謝你,你這一生為我們的付出,我們都牢記在心。

爸爸,再見。


    全站熱搜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