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給爸爸掃墓。

因為下雨的關係或者已經過了中午的關係,軍人公墓那邊人並不多,並沒有像去年那樣塞車、擁擠。

我自定為跟爸爸的下午茶時間,所以沒有準備什麼豐盛的東西,只帶了蓮霧、蛋糕和鳳梨酥去。

上高速公路前,遇到賣玉蘭花的,突然一轉念,就搖下車窗買了一串。

因為爸爸很喜歡玉蘭花,家裡五樓也有種一棵,以前他都會摘下來供在佛桌上。

 

因為前陣子,夢到兩次跟他有關的事情,兩次都在夢裡哭醒,最近一次是出差到日本的第一個晚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在日本夢到的是跟祭拜相關的事情,

果然媽媽他們提早在我回台灣的那天就跑去了,可能是提早來托夢讓我知道沒跟上大家掃墓的時間。

然後我在塔位前面擲筊,問他可不可以原諒我很少上山看他,連三次都笑杯,我急哭了,想說他不原諒我嗎?

但我覺得應該不是這樣,我再問他,他是不是不在意我沒有常去山上看他?他就說對。

原來是我問錯方式了,我就知道爸爸對我最好,他不會在意我沒有常常回去的。

在外面等待的時候,急性子的我在香還沒燒完就問他我們要回去了好嗎?又是連兩次他說不好。

於是我跟克里斯繼續等到香燒完。

那時後面有一家人,小孩子一直在擲筊,叫爺爺吃快點,結果當然都是不同意,小孩子很急,大人卻知道為什麼,

那家人的男人拿過錢幣說會叫妹妹這兩天趕快來,於是就同意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爸爸的感召,我在那邊收拾了別人留在桌上的塑膠袋,把掉落香灰的桌子擦乾淨才離開,

當下我覺得如果他在身邊,一定會這麼做,所以我就順著他的心意默默的整理。

 

陰陽兩界的溝通其實很奇妙,說起來都是人的解讀,

但我寧願相信,人的解讀也自有其緣由,因為有那樣的心意,所以會有那樣的想法。

 

南港常常下雨,但今天我們兩個說當時選擇在那邊而不是五指山其實是正確的選擇,

因為離家近,風景又好,雖然今天陰雨綿綿,但整個山色青綠,站在半山腰的高度,感覺可以看得很遠。

雖然人離開,但感覺上還是大家的心靈支柱。我想除了我以外,媽媽、弟弟跟妹妹應該也不時會去那邊,彷彿在他身邊就有安慰。

 

人與人的緣份深淺,好像也不是時間在決定的,

有時候即使短暫,牽繫卻無比深厚濃重。

 

風落梨花雪滿庭,今年又是一清明。   
游絲到地終無意,芳草連天若有情。   
滿院曉煙聞燕語,半窗晴日照蠶生。   
鞦韆一架名園裡,柳絲今日向東風。

「清明即事」~明 瞿佑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