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71.JPG

對於小說的閱讀,我是一定會先忽略導讀或是推薦或是文案之類,

因為我希望透過自己的眼和腦,來體驗小說的趣味。

那麼,既不需要導讀推薦甚至文案的讀者,選擇閱讀的依據其實很簡單

當下的心情、作者、書名、封面

讀東野圭吾的小說很容易讓人忘了時間,通常我都是晚上邊聽電視邊看,等到發現,已經是半夜兩三點了。

先不管文案或是評論中不斷提到【白夜行】(我也沒先看過白夜行)

對於愛看CSI、法醫鑑定之類的人來說,書中對於罪犯的犯行處理,實在太小兒科,

也會讓人覺得小說中的警察對於追查犯人的能力之低下,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而且雖然做了很多條線,但殺人者與動機整個太過明顯,失去了推理的趣味,

作為推理小說,這只能算是勉強及格的作品,

當然,這些應該都不是東野要著墨的重點。

書中對於惡這件事情的描寫,有時候輕描淡寫到一種令人發毛的地步。

而且即便作者不是那麼詳細的描寫起心動念的美冬和動手殺人的雅也那些過程,

但隱隱透露、讓讀者很容易想像的惡念(美冬為除去障礙的念頭)比惡行(雅也執行美冬交付之任務)更令人不寒而慄。

雅也之所以會墜入地獄,也許只是一時的惡念,

但這個不經意的惡念,卻是無數惡行的發端。

說是要與世界為敵,但其實就如同書名,一切都是幻,其實是惡行與自己的本性善為敵。

雅也或許被自我的罪惡困住,但美冬更有手段的利用雅也的罪惡感,遂行她想要追求的目標。

美冬也是從殺了真正的美冬開始,墜入無法回頭的人生。

兩個人都為了發端的罪惡,滾出越來越大的犯罪雪球。

但從雅也對於食堂女兒有子的某些感情與假設,以及殺人帶給他的影響,可以感覺的出他是有悔的,

而美冬卻完全失去人性。

更令人不解的是,她真正的過去究竟是什麼?能讓她扮演各種角色、玩弄全部人於手掌間而毫不抗拒?

一個失去人性的人,最後卻勉強用飄來比擬,我覺得太牽強。

我甚至覺得作者最後用飄這個典故,是草率且成為最大的敗筆。

而且,我覺得,如果犯罪過程可以寫的更嚴謹,也許找不出破綻的這點會更有說服力。

 

對於沒看過白夜行的人來說,寫幻夜是白夜行的續集或是比較兩本書的女主角,

怎麼看都覺得有點討厭。

要不要比較或是要不要當作續集,應該是讀者我自己的權力吧!

從網路上找到的作者的話,我覺得還比較公正一點。

 

作者的話

  「這兩部作品其實先讀哪一本都無所 謂,但兩部都讀的話,應該會有另一種樂趣。只不過,我並不想讓本作成為《白夜行》的續集,所以在寫《幻夜》的時候,顧慮到這點,還滿辛苦的,要是寫得太白 就沒意思了。我希望能多留一點空間,讓兩部作品都讀完的讀者們開心地徜徉於各種各樣的想像。」

──集英社s-woman網站東野圭吾《幻夜》專訪
www.s-woman.net/higashino/01_frame.html

東野圭吾之【幻夜】

 

 

另外,對於寫惡這件事情,我覺得【惡人】這本書更勝一籌。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