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奴的疏離感與日本的歷史重疊

奈良:在無法進行人為的大規模工程的時代,不得不與自然共存。因為大家知道若過度砍伐山上的樹,山林就無法留住水,會造成土石流和水災,所以會種樹。愛奴人的服裝雖然會使用到樹皮,但是他們的取用方式是「只取一邊的樹皮,北面的樹皮則會保留」。

後藤:這很進步呢!現在壞了就買新的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我們的生活從這種長遠的眼光來看,眼界變得越來越短淺了。

奈良:不過能回去的地方畢竟還是有限。若是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是這樣的環境,有很多部份都無法再回頭了吧!現在的小孩子,即使住在地方,也不太說方言,雖然聽得懂父母或是年長者說的話,但自己卻不會說。這到底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在我之前更老一輩的人,在教室裡說標準語,那個時代反而好像是想要消除方言。相反地,現在在電視上看到說方言的孩子,就覺得真是豐富啊!這是異於物質上的富足之意。有時候收到鄉下朋友寫來的方言訊息時,會感受到的確是漸漸在改變呢!

後藤:我回到靜岡時,就會完全變成講方言呢!像「怎麼會這樣」(*此處原文用了靜岡方言)之類。

奈良:你是靜岡哪裡人?

後藤:島田市,這個地方地理上位於靜岡市與濱岡市之間,離濱岡核能發電廠很近喔!

 

――奈良先生在日本開始進行廢核示威的時候,對於他所畫的作品「NO NUKES」少女(收錄於《Slash with a Knife》),他提出「除了用作商業用途,其他都可自由複製使用」,因此很多人列印出來帶著遊行。

奈良:在日本大家用來進行示威遊行前,我記得是在震災發生前,有泰國人告訴我「你知道嗎?有人擅用你的作品喔」,然後把照片寄來給我看。在日本應該也是知道這件事的人開始用那張圖的吧!既然這樣,因為覺得讓人印成貼紙來賣很不好,我就說「請自由使用」。

後藤:那是何時所畫的作品?

奈良:應該是1998年吧!與其說是反核能,那時的意思是廢止核能武器。因為當時對核武比較有切身感受。但看到這個作品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以新的價值觀復活,我自己最驚訝的。而且因為是自然產生的結果,而且是無法預測的。有人參加示威遊行的時候會覺得不好意思吧?比起知道我這個人,更多人是只認識我的畫,但我還是覺得很害羞,不敢與人四目相接。

後藤:以我來說,雖然幾乎沒有人會在那樣的場合唱歌,但是我知道在遊行中,有很多人是舉著奈良先生的畫。

奈良:如果是為了那個目的所畫的作品,我自己可能也會舉著它去遊行,儘管覺得很感謝大家的厚愛,但還是很不好意思呢!不過,我常想,如果核能事故和震災的災區不是發生在東北的話,會怎麼樣呢?最近漸漸感受到,終究還是因為東北從過去就是被疏離的地方,那個地區被剝奪了政治上的作用,對日本來說,似乎只是被當作米倉和生產作物的場所。

後藤:我曾問過東北學的赤坂憲雄教授,被當作穀倉地帶也是國家政策吧!(http://www.thefuturetimes.jp/archive/no05/akasaka/)東北原本不是那樣的地方。

奈良:沒錯。會津過去有非常了不起的文化,但因為在戊辰戰爭(1868-1869)中幫助幕府軍結果失敗,之後就被奪走所有資源,因為沒有錢,發展也就停止了。

後藤:我聽說舊會津藩中有實力的人後來被移居的地方就是青森。

奈良:而且為了讓過去會津藩的人無法聯合起來,分成了南北兩邊,下北以上的地方,以及八戶以南。

後藤:了解東北這樣的歷史,如果說美國是移民者國家,我們不也是這樣嗎?我覺得很相像。因為確立地方自治,就像過去合眾國那樣的時代。

奈良:愛奴人受到日本這個國家的差別待遇,或者說是區別,和東北的過去是重疊的。愛奴的文化對我來說是新鮮的、而且要學的還有很多,今後我也打算一直研究下去呢!


(2014.8.6)

 

來源:The FUTURE TIM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