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經常侵襲,以記憶這件事的各種方式

或真實或虛構,

或清晰或矇矓,

而最清楚不過的是情緒潰堤與

心臟隱隱的痛。

 

 

已經五年了……

五年前的那一天,記憶已經成了片段,

有時候甚至會覺得說不定記得的哪個部份,其實是我自己腦中虛構的。

其實曾經想過,生命中很重要的兩個人,都在我生日前後離開

冥冥之中讓我覺得這是因為在我有生之年都要深刻記得他們。

因為有他們才有過去的我、今天的我、未來的我。

 

之前工作的時候,曾經競標過一本書,天童荒太的「悼む人」,雖然最後沒能做到這本書,

但我看完了,而我不喜歡中文的書名「陌生的憑弔者」,因為那只是說到主角的身分而已,

對我來說,每個離開人世的人,因為曾經在這個世界上活過,一定都會存在某個人的心裡,

不需要哭泣或者什麼特別的儀式,記憶就是一種哀悼的方式,

每個人記得的一點點,組成起來就是一個很龐大的回憶資料庫。

就像我不知道媽媽記得的爸爸什麼,也不知道弟弟妹妹記得爸爸哪些,

但我相信偶有時刻,他會出現在我們心裡。

甚至不需要想起什麼,我們的言行、喜好、下意識的行為,或許都受到過深厚的影響。

 

十幾歲的時候,以前書架上擺著一本英文書,從來沒看過,但總是時不時凝視著書名

All Men are Mortal

儘管人終須一死,所有的傷心與哭泣都只是對失去的不捨而已,

身為卑微的人類,還是希望親愛的人能夠長久相伴。

 

儘管時間不停,而想念從不間斷。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