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有些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我怕我會忘記,於是不斷在午夜夢迴的時候不斷複習那些記憶裡的容貌。

年輕的、年老的、健康的、生病的,

有動態影像的殘缺片段,大多是無聲靜止的形象。

如果不這樣常常想起,有一天會不會忘記更多?

我已經不能再記得更多了,但我怕最後再也想不起來,

那些我們一起生活的片段。

因為失去,對死亡看得更清楚,

有一天,終將失去更多,也終將成為別人的失去。

 

要準備十二樣菜,其中八樣是早上親自弄的,

可是我再也想不起來,那涼拌茄子與黃瓜的口感與做法,

做不出爸爸的味道了,說不定是我從來就沒有認真學會,

想念那稀爛入味的茄子,想念那手桿出來的麵疙瘩,

想念那雙手,想念那笑、那怒、那形影,

對著紙做的牌位,或者是格子裡的骨灰罈,

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哪裡?

在那已經改變了的五樓,沒改變的記憶,

只有那過去出現過的動作、氣味與腳步聲、

不時還出現在記憶深處。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