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還滿喜歡小孩的,現在卻越來越覺得小孩真是一種可怕的動物。

倒不是因為討厭小孩,而是覺得小孩已經變成我難以理解的物種。

雖然說小孩基本上都是一種不理智的動物,可是老是覺得以前的小孩比較能夠溝通,也比較純真一點,

這當然是因為現在誘惑與污染太多,小孩很容易被影響,特別是壞的影響越多,整體表現出來就越可怕。

以前小孩只要有人陪,就會很高興;現在小孩有人陪還嫌無聊,

以前小孩只要有得吃,幾乎都不挑;現在小孩還要先看看給他什麼,給冰淇淋還嫌是小美不是哈跟打死,

以前小孩被罵被打都不敢講話;現在小孩罵他還會回嘴,

以前小孩有故事書看都很珍惜;現在小孩書本隨便亂丟也不覺得應該要珍惜,

最近讓我比較難以理解的是,有個小孩父母在大陸工作,跟著阿媽生活一週左右,整個人鬆懈的令人詫異。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可以一週不洗頭,被叮嚀洗澡要洗頭,還會騙阿媽說洗過了,刷牙也是,走進浴室又走出來就說好了。從這裡不免讓人深深覺得教養真的是後天而成,一個小孩出生後,如果沒有好好教養,就會回到原始動物的本性,所謂的骯髒與他人的觀感都變得不重要,眼前祇想到是滿足自己的慾望與需求,例如吃跟玩。對一個已經小學二年級的孩子來說,一週沒有真正的管教,幾乎就要恢復本性了,由此可見,教養不夠深刻,原始的本性就很容易突破所謂道德教養的膜。雖然大人也會怠惰,但如果說小孩內化得不夠深刻,該維持的部份很快就會被其他事情給影響,就像刻木板,如果不刻深一點,很快風吹雨淋,刻痕就消失了。

而且小孩還會一個人在浴室碎碎念大人的不是,面對大人時,又裝作乖巧聽話,但轉身就撇嘴或是碎碎念,甚至把別人對他的好都當作理所當然。這部份又突破了所謂人類原始的部份,因為這完全是成人社會化的表現,如同上班族上班挨刮,會窩在茶水間或是會議室數落老闆不是,或是表面聽從,私下搞鬼擺爛,祇不過大人大都是集體議論,並不會用自言自語的方式,而小孩學到了在暗處(獨處時)數落與責怪他人,也是一種畸形的現象。

回想自己小孩的時候,不管怎麼被罵,都不會數落別人,只是覺得自己很可憐,比起現在動不動責怪別人的小孩,應該是單純很多。

總之,慶幸自己當初沒有真的去當小學老師或是幼教,我想我應該很難接受小孩太早失去純真的成人化,而且如果現在的小孩就是這樣的性格,不免讓人對於人類的未來更覺得有點悲哀了。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