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上完課經過士林毛線店,想說上去找找之前打的披巾,因為線不夠,沒做鬚鬚,所以到現在還不算完成品。結果,只能說那裡真是罪惡的深淵!
去過的人應該都知道,那邊跟倉庫一樣,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毛線,每一團好像都在呼喊「買我啊!買我啊!」每一團都是那麼美,深色打圍巾好看,淺色適合小朋友,用來配色也不錯;長毛線很優雅,一般毛線打帽子很快,反正各式各樣念頭透過毛線們的念力,不斷在腦中浮現。

結果,買了三球深灰色混色毛線,想說可以打圍巾跟帽子給克理斯,下次去雪地就可以搭配著用(上次去是戴我織的黑色毛線帽),然後買了兩球白色,想說應該可以搭配著配色。(話說到此,白色真是好用的線,配什麼顏色都好看)
然後要結帳的時候,瞄到櫃台前面有一落一球一百元的混色長毛線,打開一袋,摸了一下毛線「好柔軟」而且線名寫「hello baby」還有嬰兒圖案,我對這種柔軟、又強調嬰兒的線很沒抗拒力(好像有嬰兒就表示線品質好,連嬰兒也適用的感覺,但其實根本沒這樣寫),但有嬰兒的線都很軟是事實,這種軟的線,打成圍巾戴起來很舒服。總之,這麼軟、又粉嫩的顏色(全部都是白底混粉色系的線),有混嬰兒黃、紫色、淡綠色、粉紅色、桃紅色等等,於是我挑了淡紫色三球(老闆說圍巾大概三球,其實後來證明太多了)。

最後走出這家店的時候,買了八球線,但當初進去的目的根本沒達成,因為我沒帶線的樣本!
回家後,因為有新線,忍不住找棒針開始打。先打我的美麗淡白紫色圍巾,因為線很軟、又有毛鬚,所以根本不用打得很緊,也不用變化針法,幾個小時後,就打完了,只用了兩球,因為這種軟的線不適合打很長,短圍巾兩球就夠了。


後來開始打給克理斯的灰色帽子,我用輪針打帽子,因為我從來不算針數對應尺寸的,所以常常打了一大段又拆掉重打,這次也一樣,因為線跟書上的粗細不同,所以第一次照書上的針數少十針,帽圍還是太大,拆了兩次,最後根本是將近少了將近一半才差不多。這線比較粗,打起來很硬,打到後來手有點痛。大致帽子成形了,直接戴在模特兒克理斯的頭上,量高度,準備收針。

克理斯的

這時候電視正好在播「leon」這可是我學生時代最愛電影之一,看了十幾次了。納塔麗波曼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勒!結果邊看電視的結果就是選錯收針方法,打了六七圈又慢慢拆回去重來。晚上十點終於收完針,完成了!
不免佩服起自己速度越來越快。
下週再去買嬰兒線,發現這線只要兩球就可以打出很美的圍巾,拿來送人很不錯,而且不算工錢,只要兩百元的線錢欸!搞不好可以當作副業的一種!哈!

講了一堆打毛線,重點是,因為覺得只看電視太浪費時間,不如邊看邊打毛線,還能完成圍巾或是帽子勒!不過反過來這不就是勞碌命的一種象徵嗎?

剩下一球紫色,打帽子應該夠,但我用圍巾圍了頭,發現我不適合淡紫色的帽子啊(整個頭看起來很大)!下週拿去換其他顏色好了~

0313追記:我跟克理斯的灰色情人帽也打好了,不過我的是比較類似漁夫帽的形式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