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八點多我就到了飯店,因為九點要開始進行採訪。
我想村上先生應該也是八點就起來了吧?
帶著星巴克卡布奇諾(這是村上先生在台期間的唯二要求之一,另一個是冷氣不能太冷)進到會議室。
採訪直到十點結束,接著趕往小巨蛋彩排。
午餐沒有時間出去吃,就在休息室吃便當,因為沙發只有單人椅,之後更直接睡在休息室地上。
一點多,被帶回飯店接受電視台採訪,原本為了晚上的演講,村上先生想休息一下,卻又因為不放心,還是決定在飯店整理好講稿之後就回小巨蛋,此時已經是五點了。
因為行程變更,村上先生的晚餐還沒送到,隨和的他就吃起午餐剩下的便當,吃到一半,臨時召來的同事才親自把熱騰騰的點心送到。
到了進場時間,他很擔心人數,還偷偷到前台看,我們只能不斷解釋今天的時間很尷尬,因為台灣大都是六點多才下班,況且又是星期五晚上的塞車時間。
村上先生上台前都還在修改要講的講稿,他希望更符合台灣人想聽的,也因為如此,辛苦的翻譯才無法完全掌握村上實際要說的內容吧!

演講結束,村上先生被主辦單位帶去吃宵夜,又到十二點才回飯店。

如此緊湊的行程,如果是一般藝人或是大師或是之前的安藤忠雄,恐怕早就翻臉了吧?但村上先生依舊和善的感謝台灣的工作人員。

這樣的萬人演講,對村上先生來說是第一次,對主辦單位來說是第一次,也是台灣藝術界的第一次。
一個探討藝術的演講,能夠吸引這麼多人,在沒有賣票、無法掌握確定入場人數的狀況下,真是一個很大的風險與賭注。
村上先生賭上了他自己的名聲,主辦單位賭上了這次鉅額的投資(小巨蛋租金與場地佈置、人員聘雇所費不貲),而我們賭上了作者對我們的信心。
總總盡不完善,但其實有更多的深意還是需要讀者或聽眾重新去讀書、看轉播領會。
今天的村上先生是緊張的、老練的翻譯也是緊張的,因為今天既不是單調的演講,也不是花俏的戲劇,而是介於中間、難以掌握的一種形式,
也許下次我們都會更有經驗,也許下次台灣讀者還能有這樣的幸運再看到村上隆或是其他大師用這種方式傳達一個動人的理念。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森林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