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東京三次,唯一重複去過的地方,竟然是淺草。



第一次去淺草,在1999年四月,天氣溼溼冷冷,日本正舉辦「振興經濟運動」,所以到處掛著振興經濟的旗子,還有購物會拿到積點單。
拜過觀音,躲開鴿子群,我在小廟旁照了一張撐著傘的照片。這是第一次對淺草的記憶。

第二次去淺草,是2000六月,傍晚從台場出發,搭水上巴士,沿著隅田川向上游走,終點即是淺草。一路努力的照下十一座風貌各具的橋。接近上野的時候,岸邊擠了一群人,水上警察的汽船在水中徘徊,橋上有人向下張望,探照燈照著天色昏暗下的水面。有人跳河的樣子......
這讓我想起,我去英國倫敦,在泰吾士河鐵橋上夜遊時,也是看到相同情景,看到水上警察在打撈,橋上還封鎖一線車道。
難道是我和跳河事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到達淺草,因為已經收市,所以看到打開天窗的模樣。幸好來得及買到仙貝。

第三次,2000年9月,又去了淺草,因為是帶不同的朋友,所以純粹帶路。
不過這次有著經濟的考量,所以從JR上野站,一路走到淺草,花了近四十分鐘,又是不一樣的走法,但是一模一樣的淺草。
這次,大陸觀光客更多了,還有台灣去的認不出演員叫什麼名字的拍片團。

下次,我已經不想再去淺草了~!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次出國,卻也是第一次自己搭飛機。


下午出發的飛機,到了成田機場,已是下午四點多。出關後,看到新幹線櫃台,買了票,依照指示牌,搭上地鐵。
為了怕行李遺失,不敢放在門邊的櫃子裡,便拖著行李到指定的座位上。面對面的四個位子,不久上來三個出國渡假回國的中年人。穿著POLO衫,一個留著小鬍子的中年人,好心的幫我移動那個佔住位子與位子間的大行李。
一路上,我拼命的看著窗外,聽不懂的談話,隨著窗外千葉急遽而逝的灰色景象消失。

到了東京車站,拖著行李的我,找不到往神保町或是御茶之水的出口,隨便找一個出口,急著趕赴展覽最後一天、最後半小時的我,攔了據說頗貴,但不知道這裡到神保町的費用的計程車。

拿著展覽的明信片,告訴嚴肅的司機我要去的地方。
不到一千日圓的車資,事後證明我的目的地,其實離東京車站不遠。

神保町是一條樸素的街道,只有滿街的書燻染著這個地方。車子不能進入書街中,於是我拖著行李,嘎拉嘎拉的輪子聲,在飄著細雨的神保町すずらん通中,招來路人的注目。
走到【繪本探險隊】第十年的展覽地--【檜畫廊】,我的出現,讓一群日本友人驚喜不已。
被東京第一場雨飄的很狼狽的我,用最簡單的見面語認識了赤川、吉村、佐籐以外的友人。
晚上,和他們一起去居酒屋的展覽慶功宴。狹小的居酒屋,擠滿了人。低矮的桌子,只得盤坐,可憐不知道要到這裡來的我,穿了一條長裙,跪坐了一會兒,腳便麻的無法移動。狹小的桌子,是你若在桌下伸長腿,便會跨到對面的人的腳上去。若是坐在最裡面,想要出去洗手間,得讓一排五六個人一起站起來恭送你上廁所。


夜晚的東京街道,漫步著許多上班族,走過身邊,盡是滿身酒味。

在日本的第一天,我住到阿佐谷車站附近,台灣同事的日本親戚家。在這間新蓋好的小套房裡,每天晚上,鋪在地上的,和蓋在身上的棉被,一共有五件。
之後,我便在睡進去就動彈不得的棉被山裡,迎接第一次新奇的日本之旅。

owlsfor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